圖為印度總理莫迪。
  中新網10月14日電 美國《紐約時報》14日報道稱,印度新總理莫迪借甘地給自己加分。過去一個月,隨著莫迪開始在印度境外塑造自己的形象,觀察他的人興許會感覺莫罕達斯·K·甘地是他思想上的先驅,或是他的競選伙伴。
  文章稱,這些天,德里到處可見甘地。在甘地誕辰那一天,莫迪聲勢浩大地推出了清潔印度運動(Swachh Bharat Abhiyan)。這場新清潔運動的標識,是一幅風格化的畫,畫上是甘地那副鋼框圓眼鏡。在與莫迪所在的政黨有關聯的右翼印度教團體民族志工組織(Rashtriya Swayamsevak Sangh)的雜誌《組織者》(Organiser)封面上,甘地手持掃帚和籃子。後來在美國拜訪奧巴馬時,莫迪送給對方了一本甘地翻譯的《博伽梵歌》(Bhagavad Gita)。
  當然,甘地不太可能成為勢頭漸漲的印度右翼的化身。在過去一個世紀,甘地大部分時候都是印度國民大會黨(Indian National Congress)的象徵性領袖。今年,莫迪將該黨趕下了台。甘地的經濟願景從根本上來說是反對資本主義的:他贊美鄉村生活,而非城市生活,並稱工業化是“對人類的詛咒”。在其有生之年,甘地因為默許巴基斯坦立國,並倡導印度占少數的穆斯林的權利而遭到右翼活動人士——包括刺殺他的那名男子——的嚴厲抨擊。
  儘管說起甘地時,莫迪總是懷著敬意,但他附和了對國會領袖為印度少數群體提供優待的批評。2002年,在莫迪擔任首席部長的古吉拉特邦爆發了血腥的宗派暴亂。當時就定義了他印度教強硬派的名聲。印度沒有哪家法院裁決他應對相關暴亂負責。暴亂導致1200多人死亡,大部分是穆斯林。
  因此,莫迪現在擁護的甘地,是經過剪輯後的版本。首先,他宣揚清潔——這一點是屬實的,因為甘地對這個主題充滿熱情。眾所周知,他自己手握掃帚打掃,還堅持要求即便是像他妻子那樣出身名門的追隨者,也要自己倒便壺。
  莫迪認可甘地的經濟思想中的部分內容,鼓勵消費者購買國內紡織的服裝,而非進口產品。但他擁護的甘地,幾乎不相信“印度的未來在它的村莊”。上月,面對紐約麥迪遜廣場花園主要由印裔美國人組成的一群富人,莫迪將甘地描述成了一個非常像他們的人物,稱其“走出國門、當上了律師、擁有眾多機會”,但卻“回來報效國家”。
  這位獨立領袖的曾孫圖沙爾·A·甘地(Tushar A. Gandhi)在自己位於孟買的家裡,懷著好奇和偶爾的滿足感,觀看了這場活動。
  但他指出,在擔任邦領導人的12年裡,莫迪從未如此熱情地提起過甘地。
  “在當上印度總理這短短的100天里,似乎他做到一切都是受了巴布的引導,“他說。“有些意外。此刻我只能說,希望這種舉動是真誠的。”他用到的巴布(Bapu)是對甘地的一個愛稱,意為父親。
  圖沙爾·甘地上周稱,莫迪推出要求高官出門清掃社區的清潔運動,是幾十年來唯一一次“會得到巴布認可”的慶祝活動。
  這是否代表著思想上朝中間立場的轉變,目前尚不明朗。在近幾任印度領導人中顯得獨特的是,莫迪熟諳同時向各個方向發出政治信號。《新印度快報》(The New Indian Express)的編輯主任普拉布·差瓦叻(Prabhu Chawla)在一份長長的清單上進行了勾選。那份清單上列著旨在證明莫迪印度教民族主義者身份的姿態。在對尼泊爾進行為期兩天的訪問時,他在一處著名的印度教寺廟停下來祭拜。在白宮時,他堅持宗教齋戒,拒絕進食或引用除熱水外的任何東西。
  “他對印度的觀點是印地印度教——說印地語的人和印度教教徒,”差瓦叻說。“他在明白無誤地宣揚印度教,表示‘不管你怎麼看,我信定了。’”
  他說,甘地思想的內容被拋棄了,比如他對印度的穆斯林表現出來的愛,以及他對一個“女性化”的、不那麼咄咄逼人的印度教的願景。布朗大學(Brown University)政治學教授阿舒托什·瓦什尼(Ashutosh Varshney)補充說,這種情況很正常。
  “在印度,沒有誰完全贊成甘地,即使是國會,”他說。“毫無疑問,甘地是國父。但甘地也是一個不好相處的父親。”
  在任何情況下,都沒人質疑清潔這個主張。
  獨立領袖的孫子拉傑莫漢·甘地(Rajmohan Gandhi)當然也不會,但他稱其是“甘地思想的片面代表”。被問及總理是否正在朝那個方向前進時,拉傑莫漢說自己持懷疑態度。
  “時間會證明一切,”他說。“所有人都可以利用或誤用甘地。我的抱怨於事無補。但甘地可能會突然冒出來,給那些誤用他的人製造麻煩。”  (原標題:美媒:印度新總理莫迪借助國父甘地給自己加分)
創作者介紹

上水

np55nppzy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